首頁新聞從美國加州女性畫展(Women in Art)見到台灣女性

從美國加州女性畫展(Women in Art)見到台灣女性

分享:
從美國加州女性畫展(Women in Art)見到台灣女性
【大成報記者邵祥輝/新北報導】在過去,女性畫家一直都無法打破性別藩籬像男性藝術家一樣在藝術界大放異彩,出名的女性藝術家更是少之又少,於是在美國加州便舉辦了 Women in Art線上特展,支持女性畫家,其中一位來自台灣的女藝術家Weisyuan與其他歐美國家的女性藝術並駕齊驅馳騁在美國的Women in Art 線上團展當中,成了另類的台灣之光。
美國加州女性畫展 Women in Art線上特展 台灣的女藝術家Weisyuan
圖翻拍自大成報記者邵祥輝/新北報導

Weisyuan表示,自美籍法裔藝術家杜象(Henri-Robert-Marcel Duchamp )的 [噴泉(Fountain )],使用[現成物](found object)]大玩藝術便讓Weisyuan聯想到可以使用女性的[衛生棉]來做創作,她的創作理念是:諷刺種族、性別主義。黃種人在過去西方社會頻遭歧視,女性至今也很難突破看不見的玻璃天花板,為了澄清這些種族與性別間的誤解與疙瘩,Weisyuan決定用藝術為這些歧視與誤解表達抗議之聲。

台灣的女藝術家Weisyuan作品

美國加州女性畫展 Women in Art線上特展 台灣的女藝術家Weisyuan作品
圖翻拍自大成報記者邵祥輝/新北報導

此作品為[亞洲女性也有生理期,而且我們的血也是紅色的]。78.7*54.5公分(2開大小) 使用壓克力顏料、畫紙、以及[現成物]—衛生棉來大膽創作。內容是一個黃色皮膚裸露下半身的女子,戴著滿是螢光綠色[血漬]的衛生棉。Weisyuan說, 如果黃種人的皮膚在歐美國家人眼中是黃色的,那麼就大膽使用黃色來呈現畫中女性肌膚的顏色來讓世人評判[黃種人真的皮膚就是黃色嗎?]。而衛生棉的部分則是充滿噁心的螢光綠代表經血,所要訴說的便是1.亞洲女性也有生理期,我們也是人。2.亞洲女性的經血也是紅色的並非螢光綠,在此也為經血的顏色畫下了重點。就種族主義來說,這是一種吶喊,對性別主義來說這也是女性藝術家奮力敲打玻璃天花板的確鑿證據。此作品是先由壓克力顏料繪出裸露的下半身女體,再把塗上螢光綠的衛生棉硬生生貼上去,呼應了杜象大師的[現成物]作品。

然而,Weisyuan並不認為自己屬於任何畫派,[我就只是一名素人畫家罷了!],Weisyuan以畫出自己想說的、想到的、能舒緩情緒的態度做創作,[我的口條不好,只能透過畫畫表達!] Weisyuan與新店畫室老師習畫非科班出生畫齡不到兩年,支撐筆刷的是對藝術滿滿的熱愛與揮灑情緒以及畫室的鼓勵,她表示很感謝畫室老師的指導,會繼續跟老師學習。這幅2開大小的作品便是經過了老師的指點才有在美國線上拋頭露面的機會。

即使我們不像大師們那樣才華洋溢,反映在畫作上的熱情扣動著人們心中最深最裏處的動人心弦,不過,身為一名現代的素人畫家,走過一長串的美術史,她無疑會讓更多女性、素人畫家堅定不移的拿起畫筆揮灑人生。

引用來源: 大成報記者邵祥輝/新北報導 http://n.yam.com/Article/20210306898804
分享: